艺钵承传(完结篇)‧蔡天定传人怀护根使命‧峇迪画家族一门六杰

艺钵承传(完结篇)‧蔡天定传人怀护根使命‧峇迪画家族一门六杰在艺术的路上,一个伟大的艺术家是用一辈子来奉献的。“马来西亚峇迪画之父”拿督蔡天定,就是一个很伟大的国宝级艺术家,他不但是峇迪画的先行者,孤身开创了峇迪绘画的新技术,更令人赞颂的是,蔡氏家族还培养了三代画家,成了峇迪画的第一家族。因为有个伟大的父亲,以及父亲开创的丰功伟业,更因为他热爱峇迪文化的精神,蔡氏三兄弟也继承了父亲的天赋,还有藏不住的护根使命。当大儿子小丁走着跟父亲一样的艺术之路时,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决定却遭到父亲强烈的反对。“父亲不要我们像他一样辛苦,但是当时画画对我来说就好像吸毒,上瘾了,要怎幺停呢。”在约访之后,很期待见到峇迪画大师拿督蔡天定,但今年已96岁高龄的他因为身体不适,结果未能受访,与他缘悭一面,实为遗憾。更惭愧的是,来槟城峇都丁宜那幺多回,却没有发现路边这间椰风画廊,原来藏身蔡家三代着名的画家,是块卧虎藏龙的宝地。大儿子蔡小丁,二儿子蔡小庆,三儿子蔡小杰,以及蔡天定的2个孙子尚玮及尚铃,自小受艺术薰陶,绘画成绩斐然,都各自发展出属于自己的艺术风格。有幸见到了峇迪画第二代传人之一的老大蔡小丁,一位在峇迪画的基础下,到英国进修纯美术,并以抽象形式呈现感受和理解,体现果敢实践精神的画家,也是一位敢怒敢言的艺术家。当聊起他的父亲,这才知道画风充满着童趣与生命力的拿督蔡天定,在战前时是一名漫画家,年轻时皆以木刻,人物漫画见称于抗战杂誌。蔡天定的画作线条利落有劲,使他在日后的峇迪画上形成了独特的新颖画风。爱上纱笼创绘蜡染画“父亲1914年出生于福建,曾进入福建的Amoi Art Institute(厦门艺术学院)就读,1932年南来东南亚一带从事纱笼工厂事业,当时他看到马来人的蜡染穿着就很喜欢,再加上纱笼工厂关闭后,留下了一些蜡染颜料,他就把它画成了一幅幅的峇迪画,但是这样的创作却被人家唾弃,人人都不看好。”当时“西风”堪盛,在大马艺术界几乎大多数人都认定,只有油画和水彩画才能登大雅之堂。唯独少数份子依然坚持,不是从自己国家土壤里生长的艺术文化,不会真正的芬芳。“一将功成万骨枯!那是最坏的年代,也是最好的年代。”蔡小丁这样形容父亲当年拼搏的岁月,当时只有老外懂得欣赏这种艺术。若没有这些血泪堆积,又如何造就出一位成功的画家。蔡天定屡败屡战,一个人也要推动峇迪艺术,经过多年的研究和艰苦的历程之后,终于在一次个人的峇迪画展中一炮而红,将峇迪画推向了艺术範畴。而拿督蔡天定就是第一位把古老工艺用在纯美术上的大马画家,被称之为“蜡染画之父”。他的画作被许多国家的领导人珍藏着,有的画作也被用来制成名信片。蔡天定也在1960年,与画坛巨匠的郭若萍及陈存义,成立了槟城最早的一间艺术学院“槟城画屋”,孩子们也是学生之一。父亲的伟大事迹,就这样一直不断地影响着孩子们的未来。“小时候,我们每天都看父亲作画,也跟他学画,父亲的朋友也都是画家,他们常常来家里拜访,几乎每天见面,你要我不受影响真的很难。”蔡小丁说,以前学画就好像乞丐,被认为是附庸风雅,跟人家说你是画画的,会遭受冷言冷语。很少人学画,父亲的画屋在一年之后,就关门大吉了。爱画如吸毒上瘾难停当我们都以为大师一定会栽培孩子成为接班人时,万万想不到的是,蔡小丁要进修艺术的决定,却遭到父亲强烈的反对。“当时我喜欢画画的程度,就好像吸毒,已经无法自拔了,你要我怎幺停呢?”蔡小丁记得小时候很穷,父亲搞艺术常常要饿肚子,父母靠做原子泥及教员养活一家人。父亲在这条路上是披荆斩棘,创作峇迪画又被许多人认为是孤芳自赏,父亲当然不想孩子一样,再被看扁,再饿肚子了。但是蔡小丁却是个顽强、自负的人,再加上他在绘画比赛上频频得奖,又是图画比赛的特别奖,又是全国赛的第三名,最后父亲拗不过他对艺术的坚持,也不得不承认儿子是有天赋的,这才接受儿子也要搞艺术的事实。就在蔡小丁20岁时,让他到英国念纯美术。父子画风自成一派拿督蔡天定的艺术功绩实在太伟大了,同样走了艺术这条路,蔡小丁又要怎样脱离这个父荫呢?蔡小丁坦率又自信地说,“我脱离啦。”有了扎实的绘画底子,又有学院派训练的美术基础,再加上宽阔的视野和游历给他带来了不少养分。面对这样功成名就的峇迪画之父,受到的影响颇大,相对的压力更大,想脱离父亲影子的想法因此更堪。在峇迪画的基础下,蔡天定展现了他在油画上的光芒,开始脱其父亲影子自成一格,专长画人物。但是,他也直言无讳地笑说,“父亲太有名了,很可惜,我被忽略了。”说到这里,他一副无奈的样子。但是蔡小丁的艺术才情洋溢,已是毋庸置疑的艺术家。而这个艺术家还真的是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真性情,就好像我们常常说艺术家会有怪脾气一样,他自称他就是这种怪人。突然,埋头翻看着父亲以前的旧照片的蔡小丁若有所思地说:“人家说我跟父亲长得很像,呵。”工业工程师对画画不离不弃访谈之中,老三蔡小杰也来到了画室,眼前也是个对艺术很坚持的画家,文化底蕴深厚,却比老大温和许多。但是,这个老三原来与老二蔡小庆2人,留学德国攻读专业得工业工程系。在这样的家庭成长,耳濡目染之下,2人对画画始终不离不弃,工业工程毕业之后,他们深知峇迪画的特殊文化应该要发扬光大,希望能留下父亲所努力开创的大马艺术文化。在经营自己的事业之余,也因为兴趣,有空就创作,蔡小杰则专长画花。“蜡染画是大马独特的文化,不能断层,我们希望能为文化出一份力,现在就好像有一种使命感。当兴趣愈来愈大,能够开拓的就愈来愈多。”蔡小杰说,有这样一位父亲做导师,让他们感到很骄傲,也很佩服父亲可以在这幺艰难的环境下孤身奋斗,“要做一个先行者很不容易,蜡染画之父是当之无愧的,他不断的努力,一直到受到国际的肯定。”踩着前人的路走,虽然是活在父亲的影子之下,蔡小杰是豁然开朗。“作画让我有其乐无穷的感觉,前面是海阔天空,不会觉得苦,受到欣赏更是最大的满足。”抽象质感各有风格“几十年的努力,几代人的努力,有一定的声誉,这不是10年8年,不能一促即成。”蔡小杰说着前人开创的功绩,再经他们经年累月的延续,就像一个重则大任,也是一股使命感。“以前画画总是被人家看不起,要有这种情怀,要坚持,要有耐心,不要急功好利,这样才能持久,就有真功夫。峇峇娘惹的文化要珍惜,也不要老是跟着人家的背后走。”儘管同样从事峇迪画创作,蔡氏家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创作风格。蔡小丁喜欢以抽像的形式呈现感受和理解,体现果敢的实践精神;蔡小庆着重创作上具有与时代同步的审美情趣及艺术理念;而小杰则致力于通过蜡染基理的质感凸现马来西亚风土人情。峇迪艺术流传各地第二代的3位画家与父亲一样,作品先后获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选入贺卡精选集,在世界各地流传。如今,这三兄弟不仅是峇迪艺术的承继人,还是最佳拍挡。在这条路上,一起扶持,搭肩并行,不用再像父亲当年那样,寂寞地孤军作战了。看到孩子发自内心的护根行动,不用讲也知道,拿督蔡天定一定很感动。说到第三代,蔡小丁表示,他不断地给于孩子栽培,刚开始让儿子走这条路时,儿子也表现不悦,慢慢地就体会到画画是一种享受,愈来愈喜欢。在艺术家庭中成长的第三代尚玮、尚铃,在父亲及祖父的峇迪基础上也各自发展出属于自己的艺术风格。当然,峇迪画艺术就这样一代代地传了下去。椰风画廊里的展览,也就是蔡氏家族永久的联展,峇迪画、水彩、油画、木刻版画作品都有,蔡氏不只是在峇迪画上有所成就,在其他方向都精通,不愧是艺术第一家族。/副刊‧报导:许柳青‧2008.09.18

相关推荐